不堪回首 015章 往事历历2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3-09-24 00:00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人就是奇怪,在酒桌上喝酒大多争着买单;那是怕别人瞧不起自己,怕别人说自己抠门。哪怕腰里没有现金签字刷卡也不惧。但是,在情场上可就让人费解。无论是青楼女子还是普通妓女,一旦你看上了她就十二分地不情愿再让第二个人染手那个女人。哪怕是一母同袍或者是跪倒爬起来的把子兄弟。都会轻者有醋意;重者大打出手;还有可能会以决斗的方式进行调节以表胜负。吕品和歪嘴也不例外。在镇上那批狐朋狗友中,吕品和歪嘴算是较近乎的兄弟。吕品对准歪嘴连开两枪是吓唬歪嘴。他不敢腰了歪嘴的命。因为镇上还有马胖子。打死了歪嘴自己无法交代不说,要是马胖子问其原因他无从回答得起。当天回到镇公所吕品就在马胖子面前告了歪嘴一状。

“马镇长,歪嘴这个小队长不能再干了!我要撤他的职!”

“为啥啊?”马胖子眯缝着眼问,“你俩不是伙穿一条裤子连着裆吗?。”

“他——他违反纪律啦!”

“哪一条?”

“也入民宅,调戏妇女。”

“哈哈哈哈!!!吕品啊?你呢?别拿我马胖子开蒜!你俩又是为了女人的事吧?你呀你!少给我惹点事。我们从息县城了来到这里,这几年不都是赖子歪嘴驼子他们给卖命吗?没有他们我们俩能有今天?人心不足蛇吞象,你就知足吧!为了一个女人值吗?”

“可他也不能和我的女人上床吧?”

“混蛋!你的女人?谁是你的女人?你现在是孤家寡人!别忘了,墙土不压地土,小心你的小命!弄不好他们背地里做了你的活,死了还不知咋回事呢!认了吧!”

“娘的!太憋屈啦!”

“那是你瞎了狗眼!又怨谁?哦!对了,祁家寨小姜庄姜财主和祁文汉因土地纠纷的事处理的咋样了?”

“镇长,明天我带人去看看。”

“要注意,不要得罪北霸天祁文汉。劝劝姜财主让他把地给了北霸天算啦!告诉他鸡蛋碰不过石头;胳膊拧不过大腿。别给脸不要脸。到头来地丢了人也丢了丑!”

“是!”

歪嘴逃回家中下午才来到驼子家。进门就骂道:“好一个赵驼子!老子今天要你退我的钱。他上前一把揪住驼子的衣领掂得老高。

“歪嘴,把手松了!你这是干啥?胡英看不上你不能怨我。咋的?找茬啊?”

“你小子明明知道姓吕的去了胡英家为啥还要我去?”

“咋啦?碰上了?哧!太有趣了,你俩是知心朋友难道连个女人都不能伙着?”

“驼子?给不给钱?今天要是不给我的钱老子和你拼个鱼死网破!”

“松开手!不就是几块大洋吗?老子有的是,不过话咱先说在前头;以后有啥事别求我驼子!”

“求你个屁!老子今天就知道要钱。啥也不顾啦!”驼子无奈只好从腰里掏出大洋扔在地上。歪嘴捡起钱来临走还骂了一句:“驼子,今后你小心着!”

“狗日的,咱走着瞧。”驼子没想到帮了大赖的忙却得罪了歪嘴。

“哥,咱们回家吧!”邢武打断了邢文的回忆。邢文看看太阳还老高,说道:“再歇一会吧。”

“为什么?”

“邢武呀,今后要学会用脑子。不要鲁莽行事。无心的人会吃大亏的。你想啊?现在回去碰见熟人怎么办?他们问起盐车怎么办?年轻人见了咱问:你们挑得是啥东西呀?怎么回答?为了我们的财宝不被人发现,我们不敢吃肉,我们不敢喝酒,我们装成叫花子。你懂吗?我们要在天黑后才能潜回去。回去后千万不可张扬,要像往常一样装穷;起码等到一定时候才能想着做个啥生意。不然街坊邻居会怀疑咱们的钱来路不明。那时候就后悔来不及啦!”邢文郑重地说。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