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回首 014章 往事历历1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3-09-13 00:00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娘的!老子要让那些龟孙子看着俺的脸色过日子!”邢武想起儿子邢义挨打的情景。那是去年五月的一天,兄弟俩去了和渡口摆渡。儿子邢义跑到大街上玩耍。他看见镇上老财胡百万的儿子把没有啃完的一颗桃子扔在地上。邢义捡起来就啃。结果被胡百万的儿子打了一顿。晚上邢武回到家听钟玉说儿子被人打的事之后。邢武怒火三丈。掂起一把菜刀就要去胡家问个明白。这时候胡百万的狗腿子来了一大群找上了门。

“邢武在家吗?老爷说你家儿子打伤了我们家少爷;他让你明天赔大洋十块,桃子一箩筐!要不,就让镇上来处理!”

“啥?打了我们家的人还……”邢武手中的菜刀捏的“咯吱咯吱”响。

“怎么?想杀人啊?”一个狗腿子把头伸过去,“来呀!往这里砍啊!”

“你!”邢武气的眼要流出血来。钟玉连忙抱住邢武。

“义他爹,咱惹不起。”钟玉从邢武手中夺过菜刀。

接着对那帮人说:“都是街坊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犯不着红脸。我们赔就是了!”

“那好吧,明天就按胡老爷说的办!否则,别说老爷不仁义!”

儿子挨了打,又赔了大洋和桃子。邢武气不打一处来。人穷志短,过日子还要看人家的脸色。我也是区区五尺汉,娘的!你胡财主不就是因为又一个有姿色的闺女吗?不就是有马胖子和张大赖做后台吗?这下好了,我终于有了出头之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好运轮也轮着俺了。今后,老子再也不受任何人的憋气了。看好了,俺也可以让别人叫俺爷啦!龟孙子!等着瞧吧!……邢武想到此心里荡起得意的波浪。

邢文太累了,饿了两天,就吃半碗面。自己心疼弟弟,盐车比弟弟多推了百十斤。吃也没有敢吃饱,哎!人是一盘磨睡着就不饿!可饥肠辘辘怎么也睡不着。他昏昏沉沉地睡去。他眼前浮现出童年的苦难。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本侵略者发动了“卢沟桥事件”。在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骂了不还口,打了不还手”的误国政策下,七月二十八日到三十日北平天津相继失守。几百万东北人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大批向关内逃亡。多灾多难的中国人民开始了长达八年的抗日战争。那年自己才十三岁,弟弟才十二岁。东北三省沦陷后,父亲带着一家人逃难来到河南,途经防胡小镇。父亲说,这里是平原地带,不是打仗的地方;就在这里住下吧。于是一家人就在淮河岸边打了一个棚子算安了家。父亲有一手好医术;对多种疑难杂症手到病除。特别治刀枪红伤最拿手。从此以后,父亲就在防胡镇上摆起药摊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日子虽然过得苦,但是,在那个年代里能过上安定日子实在不容易。一家人为有了生存的地方感到庆幸。

天渐渐黑了下来,吕品来到胡财主家。“老胡啊!干啥呀?”吕品特意把腰间的盒子枪按了按。

“哦?是吕警长啊!屋里坐!屋里坐!”胡财主笑容可掬的躬身迎接。

“大赖来了吗?”吕品坐在椅子上。胡财主送上一杯茶接着说,“没有,几天不见他的身影了。”

“哦!胡英在家吗?”

“你是说我家女儿胡英啊?她在后院呢!吕警长找她有事啊?”

“有点事,我们局子里大赖这个人最近有人举报他,举报他在作风上有问题。我来找胡英调查调查!”吕品故意把调查二字说的很严重。

“哦?他……他没有啥大事吧?”

“不!事情不算小。哦!还有你和你女儿胡英。一个卖yin,一个是组织者;恐怕都逃脱不了干系!”

“这!?那是哪?”胡财主气不打一处来。“

“咋的?不配合调查?那好,请你爷俩一块去局子里接受调查咋样?老胡!秘密调查此事是看在我们是街坊邻居的面子上,看在胡英今后能在人场里站住脚!以后还可以嫁人。要是大张旗鼓的调查没面子无所谓,胡英咋办?啊?”

“那是!那是!”

“让我单独和胡英谈谈,你就在大门口给我看好门,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听见了吗?”

“这?……”胡财主这时已经明白吕品的来意。但是又有啥办法?顶撞了活阎王岂不是死路一条?他只好苦笑着答应了吕品的吩咐。

吕品来到后院胡英的房间。胡英一个人在做针线,看见吕品进来慌忙站起身来说道:“吕警长有事吗?”

“大事没有!我来时调查一个案子,这案子和你有关。你要好好配合才是!”

“俺知道了,你问吧!”

“你嫁人没有?”

“没有?”你和男人上过床没有?“

“……没有!”胡英害羞不敢实说。

“那好,让我检查检查咋样?”吕品笑着说。

“吕警长,我还没有听说警察要检查女人是不是失身的。你想干啥?”

“好吧,实话告诉你,本警长今天就是要看看你是不是chu女。你要是不答应,现在就跟我到局子里去!”

“去就去!我就是不答应!”胡英恼了。吕品恼怒成羞他拔出手枪指着胡英的脑袋说:“胡英,别给你脸不要脸,老子难道还不如张大赖吗?你能和张大赖上床就能和我上床,今天你要是不随了我的愿老子立刻腰里你全家的性命!”

“吕警长,有话好好说何必以大鼻子压嘴?不就是想和我上床吗?中!咱事先说前面,从今以后,你只能爱我一个人;吴小庄的吴杏你和她断绝关系,另外,保证今后不再有人欺负我和我的家人,包括马镇长在内。你敢吗?”胡英讲条件。

“嗨嗨!在这小镇上马镇长也得看我眼色说话。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好吧,你说咱咋个睡法?”胡英豁上啦!”

“嗨嗨!看不出,你还是一匹野马啊?老子就喜欢你这号的女人!”

“胡财主,胡英在家吗?”歪嘴来到胡财主家门前。

“歪嘴,干啥啊?”胡财主火气在燃烧!

“哦!是胡英约我来的。”

“放屁!约你干啥子?滚!”

“哎?胡财主,你女儿能好赖子好就不许我和她好啊?告诉你,老子今天就是要见胡英!否则……”歪嘴用枪顶住胡财主的脑袋。

“不不不!!!你进去就是了。”胡财主吓得魂飞天外。但他转念又一想。让他们这些龟孙狗咬狗吧!“刘队长,你请进!”胡财主立刻换了脸色。

歪嘴径直来到胡英的房门前。他一脚踹kai房门只见吕品正在和胡英纠缠在一起。但是吓得吕品一骨碌从胡英的身上滚下来。见是歪嘴他顾不得穿衣拿起床边的手枪向歪嘴“呯呯!!开了两枪。歪嘴笑得掉屁股逃出胡财主家。(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