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惊魂 011章 万贯乞丐1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3-08-29 00:00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昔日无心观察大自然的兄弟俩,今天眼前的一切都显得格外美好。春晨点燃着邢氏兄弟心中的希望,激发着他们人生的热情。

    东方泛起红光,远处已出现赶集的人;阵阵春风送来街道饭馆里飘出的肉香味。

   “走!我们进街里。”

   “哥哥,要是碰见那解放军咋办?”

   “别害怕,他们恐怕早就躲起来啦!”

   “哥,你许我的肉面……”

   “废话!别跟的太近,别说话!”邢文低声喝道。

   兄弟俩走进街市,餐馆里传出锅碗瓢勺交响曲;小商贩们南腔北调地吆喊着。

   “哥,吃点东西吧!”邢武饿极了。

    邢文装着听不见,低着头往前走。他们从南向北一直来到街中心。赶集的人越来越多,人们看见这两个叫花子就远远躲开,女人们还用手捂住鼻子绕开他们走。

   “妈的!嫌我脏?到时候老子让你们喊我爷!爷爷这包里的东西可不脏。”邢武在心里骂道。

    邢文前面走,邢武光着一只脚后面远远地跟着,他怕哥哥怪他,他们来到一个偏僻的巷子,看见一家小餐店,就向里走去。

   “嗨!去!去!去!!老子一分钱还没卖呢,你们却先光顾啦!”一个店伙计拦住他们。

    邢文掏出几张纸票子。那伙计马上笑容堆满脸上说:“二位这年头票子还不如擦屁股纸呢!有大洋吗?”

    “老子……!”邢武大大咧咧地说。

    “请进,客人来了……”伙计高声叫道。

    邢文用眼狠狠地瞪了邢武几眼,选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他向窗外看了几眼没发现有人跟踪。他们把包裹放在桌下用脚踩住。恐怕被人抢去。

    “爷!吃点啥?”伙计边擦桌子边问。邢武听伙计喊爷,心里乐滋滋地。心想,妈的,还是有钱好啊!

    “有水洗脸吗?”邢武问

    “那边有,自己打。”伙计说。

    “洗啥脸!”邢文边说边用眼瞪邢武。

    “水不要钱!”伙计笑着说。心想,叫花子人穷脸也不想要了。

    “伙计来两碗肉面”邢文说道。

    “再来二斤卤肉一斤老白干”邢武叫道。

    “好来!”伙计又是一声高叫。

    “没钱给吃吗?”邢文望着窗外说。

    “没钱装什么爷!”伙计不耐烦了。

    “你!”邢武大怒霍地站了起来。邢文用脚在桌下跺了邢武一下。邢武只好坐下。

    “二位兄弟,身高六尺相貌堂堂。既有挑山填海之力,又有擒虎降妖之态为何落到这般田地?”

    邢文笑着说:“我们是外地人。因寻亲访友而无终,才落得如此穷酸。让你老笑话了。”邢武捂住嘴笑。

   “肉面来了!”

    邢武端起一碗,大口大口地吃起来。邢文望着弟弟心中一阵酸楚。弟弟饿坏了。一天来连口水也没有进。日餐升米的弟弟饿坏了。

    “慢慢地吃,别烫着。”邢文说。一天没进食,那么大的个子。唉,这下好了,我们不用再受苦了。邢文心里想。邢武不一会把一碗面吃的净光。他看着哥哥有点不好意思。邢文把面前的一碗推给他面前,望着弟弟点点头示意让他还吃。邢武犹豫了一下拉过来便吃。不一会碗内汤水皆无。邢武用手抹了抹嘴巴,把目光又投向那热气腾腾的肉锅里。

    “咋样?饱了吗?”邢文看见弟弟心疼地问。

    “老虎吃个苍蝇。”邢武望着锅里冒着泡的卤肉咽着吐沫说。

    “再来一碗!”邢文喊道。

    邢武接过第三碗面倒一半给邢文。几口便灌进肚里。这时邢文发现窗外一个身材魁梧的陌生大汉从窗前走过。他立刻警惕起来。

    邢文的妻子钟美一大早就起了床。她把院子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干净净。这时有人敲门。

    “谁呀?”钟美放下手中的扫帚去开门。门打开了,他发现镇上警长吕品站在门前。

    “邢文媳妇?邢文回来没有?”吕品一双淫荡荡三角眼里放射出邪恶的光芒。

    “没有回来,警长找他有事啊?”钟美气愤地说。

    “哦!有事!有重要的事!”说着探头向院内看了看接着说:“我们进屋说吧!”说着挤进了院内。

    “吕警长,有事还是等我家男人回来再说吧!”

    “不!今天要说。事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你看今年的壮丁任务又下来啦,咱们镇上年轻人也不多。马镇长和我商量一下,今年你家男人要去前防当兵打仗啦。”

    “啥?让我家男人去……”吕品的话吓得钟美眼前一阵眩晕。踉踉跄跄就要跌倒。这时吕品一把把钟美抱在怀里。心中一阵狂喜。他抱住钟美一阵狂吻。抱起来就往房内走去。

    “姐姐!姐姐!仁儿他们起来了没有?”这时钟玉抱着自己的儿子义儿走进来。她发现了吕品。她也知道镇上那帮色狼早就对她和姐姐不怀好意。她放下义儿,迅速操起一把铁镐。

   “姓吕的!你个狗娘养的!老娘和你拼啦!”说着向吕品头上砍去。这一吼叫把钟美叫醒。她发现吕品抱着自己的一切都明白了。他举起手来在吕品的脸上重重的扇了一耳光。吕品放下钟美抱头鼠窜。回头吼道:“你等着!前天你刺伤了老子的屁股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有你们两家好受的!老子有办法让你就范!”

    钟玉听说镇上要拉邢文的壮丁姊妹俩抱头痛哭起来。(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