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关于町店战斗几个问题的考证
2018-05-15 19:46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卢剑锋浏览数:1027 

“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提及的切切嘱托和期望。近年来,阳城县在传承红色文化方面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省(市)级党史教育基地、省(市)国防教育基地、阳城县红色文化教育基地相继在町店战斗纪念园、长江支队纪念园、太岳烈士陵园、中条区高级干部会议旧址等7处地方挂牌。今年又恰逢町店战斗胜利80周年,中共阳城县委、阳城县人民政府高度重视,拟在7月份举办町店战斗胜利8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为了把这项工作落实落细,尽可能的还原、再现那段历史,我们町店战斗研究课题组以严谨的工作态度调查走访了许多地方,并查阅了大量的历史文献资料和口述史资料,特别是今年3月份在山西省军区、晋城军分区的支持协调下,远赴东北,调查走访了曾参加町店战斗的部队和健在的老同志,终于厘清了久争无果的几个问题。


一、是偶发遭遇战还是有准备的伏击战?


在今年的调查走访中,个别人提出了“町店战斗是偶发式的遭遇战”这个概念。我查阅了大量的文献资料和很多老首长老同志的回忆文章,发现只有个别资料中没有提及或忽略了这次战斗的起因,主要讲述了战斗的经过;而绝大多数资料都表明,如中央党史出版社1999年出版的《中共阳城历史纪事》中说“……八路军总部侦悉情况后,为配合友军在晋南作战,命令徐海东、黄克诚统一指挥……”。在原115师政治部2013年编著的《一一五师师史》中说“为配合国民党军队侯马战役行动,我6旅(即原344旅,作者加)于6月30日奉命由长治、长子经高平急行军100余公里……”。时任344旅参谋长的韩振纪在回忆文章中写到“徐海东把电报递给政委黄克诚后俯视地图,黄克诚看完后又递给参谋长韩振纪,三人相继把目光投在桌面的地图上……”,这都证明这次战斗是由上级下达作战命令,344旅捕捉战机而打的一次有准备的伏击战。


二、战斗时间到底是1938年7月“3--4日”还是1938年7月“6--7日”?


关于“町店战斗”的作战时间争议由来已久,一种观点认为是1938年7月6—7日,一种观点认为是1938年7月3—4日。


翻开町店战斗的相关史料,在时间概念上,大家一致认同的是6月30日徐海东部接到命令,7月1日徐海东部到达阳城以北町店地区隐蔽设伏,7月2日,徐海东在指挥部驻地苏家岭主持召开战前军事会议,通报敌情和当地群众的备战情况,分析町店一带的地理环境特点,进行战前动员,布置战斗任务。以上这个时间没有争议,而对作战时间持不同观点。


持6—7日作战的观点依据是很多文献资料都记载的是1938年7月6日,如《辞海》中记载“……6日10时,由晋城向侯马西进的日军……突然发起猛烈冲击”。《中国大百科全书》中记载“7月6日,日军50余辆汽车载着步兵,另骑兵一部,由晋城西犯……”。《军事大辞典》中也记载的是7月6日,个别老首长老同志的回忆文章也写的是7月6日。


持3—4日作战的观点依据是《雄狮伟绩—一一五师师史》中这样记载“7月3日(农历6月初6),我各伏击部队先后进入指定地域隐蔽待敌。8时许,几架敌机在芦苇河上空对下孔、八甲口等地反复轰炸扫射……下河洗澡……12时许,(344旅)旅指挥部发出攻击命令,各部队发起猛烈攻击……”。中共阳城县委党史研究室编著的《中共阳城历史纪事》中记载“7月3日晨,敌机在町店一带盘旋侦察过后……(我)指挥部迅速命令各部在芦苇河两侧高地预设阵地准备战斗……午时许……由于天气炎热,大部日军下河洗澡纳凉。指挥部即刻下达作战命令,顿时,芦苇河两岸枪声大作,杀声四起……7月4日凌晨,日军25师(旅)团后续部队数百余敌渡过沁河反扑过来……11时许,八路军688团、晋豫边游击队在此(黄崖、八里湾附近)打响阻击战……”。在1990年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八路军第129师战史—抗日战争时期大事记》中记载“7月3日,第115师344旅主力及晋豫边支队在阳城町店附近设伏,毙伤敌第108师团500余人,击毁汽车20余辆”。在今年我们走访115旅时,焦阳政委一句话更是点醒了“梦中人”,他说“个别老首长回忆说,战斗时间6日是阴历的初六”,我们在场的人纷纷都拿出手机进行“百度”,然后确认“1938年7月3日即农历的六月初六”。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岁月,确实很多人只记着阴历(农历),包括现在很多老年人的时间概念还是阴历。这个久久争论不休的话题就这样被焦政委破解了。


三、敌方番号是25师团还是108师团?


敌方部队番号在町店战斗中也是争论的议题之一。一种记载是敌25师团一个机械化联队,如1989年出版的《太岳革命根据地纪事》、1999年出版的《中共阳城历史纪事》、抗战老兵陈志勇回忆文章《趁日军下河洗澡围剿》,唐天际的回忆文章《开辟晋豫边抗日根据地的武装斗争》等;另一种记载是敌108师团的一个联队,如《军事大辞典》《中国大百科全书》《雄狮伟绩--115师师史》等。经过我们课题组走访当年参战的部队以及部分军史研究人员,我们在查阅了大量史料并做了分析后认为,町店战斗中的敌方番号应为“敌108师团25旅团的机械化联队”。


四、敌我双方的伤亡人数到底是多少?


在町店战斗中,敌我双方的伤亡人数记载比较混乱,有毙敌300余伤200余的记载,有毙敌500余伤200余的记载,有毙敌700余伤200余的记载,还有毙敌800余伤200余(个别史料记载是290余人)的记载。从对历史文献的考证中,毙伤日军近千人的说法比较合适。


我方人员的伤亡情况大多史料都没有记载,只有少部分史料中做了记载,如《中共阳城历史纪事》有“战斗中,八路军将士刘勇辉、丁西云、陈玉华等40多位勇士壮烈殉国,晋豫边游击队中队长王科和15名战士英勇牺牲”的记载;在《陆军第39集团军军史简明读本(试用)》中对687团的伤亡做了记载“687团1营营长牺牲、教导员负伤,1营2营伤亡50余人”;我们今年在走访健在的老首长王扶之(时任687团测绘员,曾任山西省委书记、省军区司令员)时,他说“我方伤亡也很大,有三四百人。”就目前掌握的史料和了解到的情况,我们已经无法准确判断敌我双方的伤亡人数,弄清这个伤亡数字也意义不大,但有一点认知是基本一致的,那就是“町店战斗,俘(敌)4人,焚毁敌军汽车20余辆,缴获轻重机枪38挺,步枪900余支,掷弹筒100多具,炮33门,战马130余匹,还有其他一些物质。”同时,还有一个认同,就是町店战斗日军伤亡远远超过我方,“是继平型关大捷后又一重大胜利”(山西新闻网语)。这次战斗再次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迟滞了日军向侯马方向的增援行动,有力地配合了国民党友军的侯马之战,也极大的鼓舞了阳城军民的抗日士气。阳城军民在实战中,真切地看到了八路军坚持抗战到底、英勇抗击日军的战斗作风和顽强斗志,经受了战斗锻炼。


历史不会忘记,祖国不会忘记!今天,我们举行系列活动,隆重纪念町店战斗胜利80周年,就是为了追思英雄,缅怀先烈,用英烈们的红色精神启迪人们不忘初心,不忘来时的路。今天的缅怀,只是为了明天更好地前行。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我们将万众一心,埋头苦干,砥砺前行,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