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毛泽东面令滕代远为中央军委参谋长
2017-12-30 15:43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滕久昕浏览数:783 

1937年12月,父亲滕代远胜利完成接救西路军战友任务后,偕同李先念、程世才、李天焕、郭天民、曾传六、宋侃夫、王子纲等人从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市)乘飞机到兰州,与党中央驻兰州的代表谢觉哉、八路军代表彭加伦接洽后,冒雪乘汽车,携带着武器、弹药等军用物资,途经西安的八路军办事处,在林伯渠等人协助下回到了久别的延安。


不久,毛泽东在延安亲切地接见了33岁的滕代远。滕代远早在1926年12月湖南农民运动发展高潮时就与毛泽东相识了,对毛泽东的品德与才能十分敬仰。那时,湖南农民运动在北伐胜利的鼓舞下,蓬勃发展,迅猛异常,出现了“一切权利归农会”的革命现象。1926年12月1日,湖南全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与第一次工人代表大会同时在长沙召开。滕代远以代理省农协执行委员的身份参加大会,于12月7日向大会报告了近郊区农运工作开展情况。中共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主任毛泽东参加了大会,并在会上作了两次重要讲话。毛泽东充分肯定了湖南农民运动取得的伟大成绩。同时强调指出:“国民革命的中心问题,就是农民问题。”“国民革命没有农民的参加和拥护,就不会成功。”他号召广大党员到农民去,发动和组织农民革命。大会结束后,毛泽东在滕代远、柳直荀的陪同下,实地考察了长沙、浏阳、湘潭、平江等地的农民运动,召开了骨干分子座谈会,近郊区有7位农协骨干参加了座谈会,前后座谈数次,每次个把小时。毛泽东一个问题一个问题提问,农民们发言踊跃,滕代远不时在旁边插话和解释,毛泽东则认真作了记录。1927年3月,毛泽东向中共中央提交了农民运动的报告,这就是那篇著名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滕代远就是这篇著作的参与者和见证者。


长期漂泊在外,一旦回到家里,就有无限的亲情。父亲在《我的回忆》(未发表)里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况:“我见到了毛泽东同志,感觉特别亲切,心情也特别快乐。主席先问了我一些情况,就当面要我就任中共中央军委参谋长的工作。我当时向主席声称,我做不了参谋长的工作,主席还是决定了要我干起来,参谋长前面不要‘总’字,和他分管八路军和新四军。我就再没有说什么话了,表示服从命令。”毛泽东对这个“小老乡”十分了解,也非常信任。这次处理接救西路军的使命完成的圆满,毛泽东非常高兴。主席一言九鼎,容不得滕代远推辞。军人以军令为生命,服从命令为天职,滕代远接受并决定挑起这副重担。


1938年1月15日,任命滕代远为中国革命军事委员会参谋长的电报发给了朱德、彭德怀、任弼时及八路军前方各部队首长和新四军的将领。同一电文中还宣布了对军委参谋部一局局长郭天民、二局局长曾希圣、三局局长王铮、四局局长黄春圃(即江华)的任命。 从此,父亲就在毛泽东和党中央身边,协助中央和军委领导指挥全国的抗日战争。


滕代远受命担任中共中央军委参谋长的时候,全国抗战已持续6个多月。由于国民党坚持实行只要军队抗战,不要人民抗战的片面抗战路线和消极防御的作战方针,其军队连续败退,以致失去了大片国土。继平津失陷之后,太原、上海又相继陷入了敌手。国民党政府迁都重庆,军政领导人败走武汉,惶惶不可终日。这时的华北地区,以国民党为主体的正规战争已告失败,以共产党为主体的游击战争进入主要地位。为挽救民族危亡,八路军、新四军在华北和江南展开了广泛的游击战争,创建了许多抗日根据地,钳制了日军向中原和西北的进攻。八路军敌后根据地已成为抗击日军侵略的重要战场。此时,十八集团军(八路军)参谋长叶剑英随同周恩来副主席赴武汉、南京与国民党谈判,不在延安,(叶去武汉、南京期间,萧劲光曾担任过军委参谋长,但不久又改任八路军后方留守处主任)副参谋长左权随同朱德、彭德怀在前方指挥作战。在战局危急、中共中央军委参谋长也缺额的情况下,滕代远毅然走上了新的战斗岗位。他协助中央军委主席、副主席注视和尽力指导全国抗日战争的进行,指挥我军的军事行动,主持军委参谋部的日常工作。


滕代远一到参谋部就紧张忙碌起来。他在着手了解情况的同时,立即抓紧了参谋部的建设。他要求所有参谋部的党员领导干部都要切实做好思想政治工作,认真学习马列主义和毛泽东著作,并善于联系实际解决工作中的问题。他要求参谋部全体工作人员,坚决贯彻党的洛川会议所确定的全面的抗战路线和在抗日战争中的纲领与政策,落实我军在敌后进行持久的战略任务和以游击战为主的军事指导方针。工作中要有高度的原则性,认真负责的态度,严格的组织纪律和谦虚谨慎的作风,保持上下级之间的亲密关系,保证中共中央军委的指示、命令能及时传达到各个部队;各个部队的情况也能及时地反映上来。


毛泽东同志都是习惯夜里办公,每天晚上11时至12时,父亲都要向毛泽东汇报。他带领总参谋部各局的参谋日夜值守,随时掌握全国各抗日武装的行动与位置,摸清敌军、伪军、友军和我军四个方面的详细情况。而且这种情况的掌握要求是不间断地进行。这段时间,中央下发的许多电报也都是以毛泽东、王稼祥、滕代远3人的名义。中央军委的办公地点在王家坪,就在延水边。院内有一口自己打的水井,水井旁边有座窑洞式的院子,朱德和康克清,叶剑英等领导同志都在此住过。还有一片桃树林子,种有许多桃树。在树林下面安置了石头桌子和石头墩当椅子。王家坪旁边的山上有块小平地,建有有两口窑洞,一个窑洞是军委副主席、政治部主任王稼祥朱仲丽夫妇居住,另一个窑洞就是军委参谋长滕代远居住。


不久,贺龙师长在对日作战中曾经缴获日军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骡马,贺龙将这匹宝贵的战利品从前线转送给延安的毛泽东主席乘骑。毛泽东特意将这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骡马转送给滕代逺乘骑。滕代逺经常骑着这匹马去延河边,检阅抗大学员的早操,或者是到延安周边巡视部队。这马寄托了毛泽东对老战友的关心,更寄托了毛泽东对滕代逺的无限期望。


5月,滕代远的父亲滕国权从湖南老家来到延安探望他,父子久别重逢,格外亲切。滕代远1923年考入常德湖南省立第二师范学校,后又投身革命,已有15年没有回过家。由于连年战争,无法投寄家书,以致长期与家中失掉联系。一个曾在国民党军队当连长的同乡,因兵败厌战,离队回家。他带来了滕代远在延安的消息。滕国权思子心切,决心前往延安探望,典当了家中仅有的几亩地,换到一些钱作路费,与那位同乡一起奔赴延安。历经一个多月的长途跋涉,行程两千多公里,在武汉、西安等地八路军办事处的帮助下,终于到了延安,见到滕代远。阔别十几年的父子有说不完的话,滕代远用自己微薄的津贴,让警卫员买来一只母鸡,亲自炖好鸡汤为父亲“洗尘”。滕国权满意地望着儿子,不是刚离家时的农家孩子,已经成长为一名威武的八路军高级将领了。毛泽东获悉此事,亲自写信邀请老人家来吃顿便饭,后因临时有事,特地委托时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的李富春作为他的代表请老人吃饭。席间,李富春代表毛泽东向老人问候,并详细询问了家庭生活情况,使滕国权感到无比温暖。滕代远回忆:“我父亲把主席下的条子拿回家去了。毛主席还发了父亲回家的路费光洋十元,他也是高兴极了。邱会作部长还送给父亲一件旧的狐皮袍子,他也是少见的高兴。”父亲惦记家里的农活,想回去了。滕代远则掏出自己身上仅有的两元纸币给了父亲,由于当时的困难条件,滕代远难以凑齐父亲回家的路费,毛泽东知道后,特地派人送来10元光洋,解了大难。据滕国权老人回乡后对家里人说:“滕代远的工作十分繁忙,每天天蒙蒙亮就骑着马出去操练,有时要工作到深夜才回来。无论是吃饭还是晚上在睡梦中,经常是一接到电话,就急忙骑上马走了。”


当时,八路军、新四军主力均已开赴华北、华中敌后战场开展持久的游击战争。各根据地基本上是独立作战,分散活动。所以当时中央军委参谋部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切实了解和掌握全国各战略区的作战情况,摸清敌军、伪军、友军和我军4个方面的情况。这方面的工作是紧张、不间断地进行的。滕代远带领军委各局全体人员,以辛勤刻苦的努力和优异的成绩,为全国的抗日战争提供了积极的保证,获得毛主席和党中央的赞扬。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