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我心中的父亲王春芝
2017-07-13 16:4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王丽娟浏览数:333 

我的父亲王春芝,1917年5月出生在山西省晋城县西土河村。1942年在我母亲王秀芬和另外一名党员同志的介绍下,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担任村里民兵队长和武委会主任。


土河老区是晋城县最早的革命根据地之一。在八年抗战的艰苦岁月里,土河老区人民一次次浴血奋战,为抗日战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从1941年至1943年间,又亲带民兵打日本鬼子,共缴获16支长枪和3支手枪。父亲带领民兵去攻打日本据点一一东岭口,常常夜间带民兵走十几里路打日本鬼子和伪军。战斗中有受伤和牺牲的同志,再从几十里外背回来。1949年春,父亲响应党的号召:"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跟随"长江支队"南征,最后来到福建,把自己的青春年华无私奉献给福建人民。


我是1956年出生在福建,1957年母亲得了不治之症,父亲把全家人都带回了山西,父亲工作顾不上照顾家人,把病重的母亲和孩子都交给年长的爷爷奶奶照顾,自己一人回到福建周宁工作。1958年母亲在老家病世,父亲都顾不上回来,是爷爷帮助处理母亲后事。1960年爷爷又病世,父亲也没有回来。1971年,73岁的奶奶病重给父亲发电报,由于路途遥远,当父母等请完假,还没有到家时,奶奶就与世长辞了。父亲奔丧回来,哭着用手抚摸躺在棺木内奶奶的脸,再也唤不醒奶奶了。


父亲这一辈子把党的工作放在一起第一位,把亲生缘情放在了第二位。幼年时期的我,总觉得父亲是在很遥远的地方;总是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也总听不到父亲说话的地方。在我的成长过程,我得不到父亲的拥抱与亲吻。在我身上,严重缺少父爱,我觉得我非常可怜!很委屈!我时常站在村口,踮起脚尖向东南方眺望着,思父的心情多么急切呀!有时想着想着,泪水就情不自襟地夺眶而出……。有时自个儿躺在床上伤心、难过。我到16岁时都不知道父亲长的是什么模样,也从没叫过一声爸爸,我想不通父亲工作怎么就那么重要,能放心一个双目失眠的母亲和年幼的女儿,十几年不回家看看奶奶。


    


在我心中父亲不是个称职的好父亲,也不是个好儿子。我记忆中:1962年父亲回土河过一次,一直到73岁奶奶去也才回来。他没有尽到做儿子的责任与义务。后来听父亲讲1958年,组织上派他到北京开会,临走时领导交待:老王,开完会你回山西看看你爱人和孩子吧!父亲婉言谢绝了。我不能拿国家钱走弯路看家人,况且新中国刚建立国家目前很困难,要还苏联的债务。自己是党员干部,要以身作则,给同志们做榜样。但他心里也想孩子和家亲,听哥嫂讲父亲在福建吃顿饺子会流泪,想念家里的老母亲吃不下去。


后来我才明白:忠孝不能双全。对祖国的忠,就是对父母的最大的孝的道理。我深受感动,流下了眼泪,我理解了父亲,不是他们那代人不孝,不爱妻子和儿女,是父亲肩上的重担不允许,刚成立的新中国"一穷二白",需要他们忘我工作,保证国家和平稳定,改变国家贫穷落后面貌,使人民能过上安居乐业的幸福生活,是更重要的事业,才是对父母最大的孝。


在福建工作期间,父亲一心为党工作,勤俭节约,为人老实,教育我们一定听党话,努力工作,积极要求上进,工作中要吃苦耐劳。在父亲的教诲下,我们兄妹长大后,都加入了共产党。感谢父亲对我们的教育,他是我们终身不忘的好父亲。


(责任编辑:韩玉芳)


下一篇:  怀念父亲魏财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