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家有女儿初养成
2016-09-24 09:04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马宇鹏浏览数:60 

9月20日,我在陵川下乡时,无意间在“好大一家人”的微信群里掠了一眼,一条夺我眼球的消息吸引了我:马欣欣医学论文入选《中华皮肤科杂志》2015年优秀论文初选的名单中。是真的吗?我疑疑惑惑迅速打开了链接,看到了《中华皮肤科杂志》刚刚发布的2015年度发表的所有学术论文中,共有59篇入选优秀论文的评选名单。在第29篇中,我看到了女儿的论文赫然在列:“29马欣欣:腺病毒介导lL-24基因诱导皮肤鳞状细胞癌细胞colo16的凋亡…”我不懂这些医学术语,更弄不懂那些数据中“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重要性,我只知道,女儿励志学医多年的辛苦付出,有了些回报,学术论文能够在中国医学科学院主办的《中华皮肤科杂志》上发表并得到业界专家们的认同和青睐,怎么说都让我们这做父母的心潮澎湃!因为,那是女儿多年拼搏的收获,作为父母,看到女儿的成长、进步,当然感到欣慰和高兴!

女儿说过,要当一名科学家,是在上小学的时候,并把它作为她的理想写进了自己的作文里,我当时不以为然,小孩子嘛!初生牛犊不怕虎,什么话不敢说?后来,从小学、中学、到大学,她充其量也就是个活泼可爱、爱好文娱活动的乖乖女,大学时,她选择了学医,专业是临床医学。我没敢有大的奢望,只希望她能平平安安完成5年的学业,掌握一门专业技术,找个当医生的工作,能自食其力就行。

“学医是很辛苦的,这5年和上高中那黑色的三年没两样!”女儿上大学时,好像这样和我们发过牢骚。我们虽然也感觉她很辛苦、很无助,我们心中却只有无奈,现实竞争就是这么激烈,生活就是这般令人无语,活个人,就是这么难!。但有什么办法呢?妻子说话更是一针见血:不吃苦中苦,难成人上人,咬牙学吧,功夫不负有心人!

盼望着她毕业,早日结束这“头悬梁锥刺股”的苦楚,但没想到,大学毕业那年,她给了我们一个大惊喜:她以那一届学生里最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的研究生,师承导师马鹏程,专攻皮肤病科学。并且三年学费全免,每月国家还给发1500元的生活费。去北京送她面试顺利通过后,我满心欢喜,对她的未来充满希望和向往,回来后我写了一篇《在开往北京的列车上》,作为我对她今后生活的美好祝福。北京一年理论课后,她被派到设在南京的中国皮肤病研究所,开始完成导师布置的各种学业实验。

我和爱人曾经到南京看望她和她的导师,见到她时,我们大吃一惊:眼前的女儿穿的羽绒服上居然还有几个洞,不能说蓬头垢面,但一看就是那种根本顾不上梳妆打扮,得过且过、把自己弄成个不修边幅的‘村姑’一样的人。妻子心疼地说:你就不能抽时间梳妆打扮打扮?女儿眼睛一瞪:谁不想?可我有时间吗?每天呆在实验室,实验一个接着一个,培育胚胎、细胞、衍生物、有生物,隔几分钟就得去记数据,还得白天黑夜轮流观察,记录它们的变化、变种等等,谁不想轻闲?实验一出错,老板就要劈头盖脸的训,我岂敢掉以轻心?问及衣服上的洞,她不好意思地说,是在实验室做实验时不小心弄的。

后来见到了风尘仆仆刚下飞机的马老师,一样的不修边幅却平易近人。马老师是江苏扬州人,是中国医学科学界皮肤学科界的著名专家,说到女儿实验室的事情,马老师说,没办法,做学问的都这样,我知道很苦,但你既然选择了做学问,就必须得吃苦。都是那么捱过来的,时间那么紧,要弄清的问题那么多,环环紧扣,没有一步可以省略,不然的话,你怎么毕业?论文数据从哪里来?她是我的学生,我在她身上费的心血和你们做父母的是一样的,我得对她负责呀!听完马老师的一席话,我们还能说什么呢?从南京回来的路上,我的心情很复杂,既感念导师的负责,又叹息女儿的不易,又写了一篇抒情散文《去南京的路很长》。

女儿在中国皮肤病医院实习的那一年,另一名导师崔老师带她。她说,马老师要求很严格,禁止我参加一切与学术无关的活动,天天要求我做事要低调,夹着尾巴做学问。崔老师却要求我要举一反三,有广泛兴趣,做事情不能前怕狼后怕虎,要胆大心细,该出手时就出手!但他们都是皮肤研究所顶尖的专家!我经常被弄得晕头转向。我说,老师都是过来人,有丰富的经验,你要结合自己的性格特点,扬长避短才行。她说,知道了。那一年,她一直在门诊上,每天要问诊百余名病人,理论加实际,学以致用,治疗皮肤病的医术大大提高。最令她感动的是苏州市的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专程从苏州市赶到南京皮肤病医院,给她送了一面锦旗和一封感谢信,感谢她用了一个疗程的药,几百块钱,就治好了他身上多年久治不愈的皮肤病,医院也表扬了她。女儿在电话上兴高采烈和我说这件事时,我按住心里的喜悦:不能骄傲,万一你是运气好,歪打正着呢?女儿说,看你说的!

女儿现在已经是一名执业医师,在南京医科大学的一家附属医院工作,看到她的成绩,我非常高兴!我期待她脚下的路越走越宽,医术日新月异,精益求精,能去解除更多人的病痛,做一名合格的“妙手回春”的好医生!

想起了那句话: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作为医生,也是同理。希望女儿: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勇敢前行吧!真是,小荷才露尖尖角,家有女儿初养成!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