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常才交党费
2016-06-04 09:47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姬宽仁浏览数:3692 

1982年春天,和煦的春风吹遍了祖国大江南北,吹绿了福建省福安县化蛟林厂,吹开了常才紧锁二十四年忧郁的眉宇。几分钟前,福安县组织部几位同志在化蛟林厂办公室,郑重告诉正在林厂接受劳动改造的常才:经组织重新调查,他蒙冤二十四年的“右派”被平反了。

那是1958年3月,常才因一句玩笑话被错打成“右派”。从此,身为福安县交通局局长的常才被下放到化蛟林厂接受劳动改造,老伴刘桂英和三个孩子也随之住进林厂,老伴失去工作,三个孩子辍学在家,常才如压巨石,整日少言寡语,长吁短叹,难言的阴霾笼罩在全家人心头。

人走时运马走膘,狮子落运陷泥坑。随之而来的消息,让常才不敢相信:他的党籍被开除了。

常才哭了,嚎啕大哭,他挥舞着拳头,拼命击打宿舍门前那棵大树,拳头破了,拳头上的鲜血迸溅在大树皮上。他记得,1949年春天随长江支队南下时,母亲把他送出铺头村口,喃喃地说:“儿啊!远离家乡,到了南方,娘不在身边,你苦闷时,党就是娘!”

可是今天,娘在哪里?党在哪里?心中苦闷向谁诉说?

平静下来的常才坚信:中国共产党是伟大的党!党就是自己的娘!个人委屈是暂时的,不争辩,不申诉,不叫苦,不言累,心无芥蒂,每天早出晚归,和林厂工人打成一片,坦然处事,勤奋劳动,二十四年来,他就是这么做的。

常才被平反了!这一消息犹如晴天惊雷,在化蛟林厂炸开了!

当天晚上,常才怎么也睡不着,待孩子们睡稳之后,他一人走出宿舍,踱步于林厂池塘边,他边走边想着什么,忽然,一个黑影挡住去路,原来是老伴刘桂英。

“老常,睡吧。”

“我睡不着。”

“今天的消息,你还不高兴吗?”

“谁说俺不高兴,不高兴俺流啥泪?俺被平反了,说明党组织没忘了俺,俺在想,厂里明晚要开平反会,俺应该为党做点什么。”

“是啊,党组织一直掂记着咱,咱又能做点什么呢?”老伴刘桂英边说边挽起常才的胳膊绕着池塘踱起来。

深夜踱步,春虫窸窣,空气清新,轻飔微寒。常才向老伴讲述着小时候背着粪筐给八路军送鸡毛信,在东蜀村口路遇汉奸毒打,险遭搜身露泄,多亏鸡毛信藏在粪叉把里……

踱着踱着,老伴刘桂英忽然掂起脚尖,偎在常才耳边,悄悄丝语一阵,常才听后,拍着脑门说:“正合俺意,正合俺意!明晚灵活行事,灵活行事!”

第二天晚上,林厂党支部书记吕敬堂召集全厂党员和职工召开会议,宣读福安县组织部对常才的“平反”文件,同时宣布恢复常才党籍的决定。

会议结束时,支部书记吕敬堂拿出二百元钱,对常才说:“常才同志,你在林厂二十多年来,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累,为林厂做了很多贡献,一人上班养活五口人,每月只有二十几块钱,不容易啊!这二百元钱是全厂职工对你的谢意。”

性格刚直的常才听后,举起右手在空中一摆,大声说:“感谢大家好意,俺常才不能要,现在咱林厂规模大,职工多,眼前最需要钱,俺不但不要这二百元钱,而且从今晚开始,辞掉林厂给俺的日工资,俺只挣国家给俺平反后的待遇工资。”

“说老实话,这些年来,俺常才的家确实很寒酸,一家人一天只能吃到五分钱菜,家里做一件新衣服,大人穿了小孩穿,男人穿了女人穿,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退做补丁再三年,最后拧成拖把布。但俺不埋怨,因为俺心里一直想着党,俺被开除党籍的二十四年里,无时无刻不想着有一天重新回到党的怀抱,俺一直以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钱是好东西,没钱难生活,但俺是一名长江支队队员,是一名老共产党员,不该要的钱坚决不能要!”常才掏心窝子的一席话,赢得与会工友们长时鼓掌。

吕书记向台下摆摆手,待掌声停息后继续说道,“常才同志,你真是高风亮节,你真是党的好干部,今天你的党籍已经恢复,真诚祝贺你!今后你就是党组织一员,对厂里党组织工作有什么建议吗?”

“有!”

常才站起身来,从主席台下阔步走到台上,环视全场,挺胸立正,举起右手,并拢五指,眼看前方,恭敬地向全体人员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高声说道:“俺是一名长江支队队员,1949年11月25日是俺入党宣誓的日子,1958年3月被开除党籍至今已有24年。干屎抹不到墙皮上,雪消露出岸边石。今天,俺被平反了,俺要向党组织提出一个特殊的建议。”

常才说到此处,稍作停顿,向前跨出一步,待工友们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他脸上,用高八度嗓音喊出:“准许俺补交这些年来的党费!”

常才说罢,指着台下老伴刘桂英,“老伴!把咱的家当全拿出来交党费。”

刘桂英接住招呼,挤开人堆,急步冲到台前,从上衣左内胸口袋掏出一个昨晚就准备好的塑料袋,袋里装着满是红红绿绿的毛毛票和叮叮当当的分分钱,常才从老伴手上夺过塑料袋,双手捂紧,像托着祖宗牌位一样,小心翼翼地走到吕书记面前,情绪激动地说:“吕书记,这是拾元零玖分钱,算作我二十四年来的党费吧,请收下!”

会场再一次爆起掌声……

         

                                            后  记


常才,泽州县铺头村人,现住古书院矿家属院东三小区一号楼一单元三室,现年89岁(1926年出生),是生活在晋城唯一健在的老长江支队队员。他思维敏捷,精神矍铄,睦邻友善。邻居们称奇,他如此高龄,冬天却只穿一条单裤御寒,火力胜过年轻人。他经常往福建打电话,督促晚辈们每月按时去自己退休前的工作单位——福建省福安县税务局交党费,他说:“俺是一名共产党员,活一天就要按时按标准交一天党费,党对俺不薄,俺不能亏欠党。”汶川地震时主动向古书院矿党组织捐款二百元,晋城市长江支队研究会成立时主动捐款三千元。路遇困者,慷慨济救扶危,更是不胜枚举。

祝愿常才老人健康长寿!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