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太行太岳健儿南下福建   
2014-07-18 19:22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538 

——记念长江支队南下65周年

在三年解放火烽战争年代里,党中央从太行、太岳老区抽调4450余名干部,组成长江支队,奉命随军南下,迄今65周年了。追忆历史,源远传芳,以资纪念。


两太健儿   组成长江支队

1948年后半年,党中央决定:“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邓小平同志向党中央提出:“新区所需干部数目极大,按照中原所需用干部的标准,如在江南开辟一万万人口的地域,需要3、4万之多合格的干部,请中央准备”。10月28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准备夺取全国政权所需要的全部干部的决议》。决议指出,要求各区党委、地委、县委、区分委,都要大量培养选拔干部,配备双套班子,一套准备随军南下.迎接全中国的解放。

同年12月,中共华北局根据中央的部署,专门召开会议,决定从太行、太岳选调一批得力干部,组建一个南下区党委、6个地委、30个县委、100多个区分委的党、政、军编制。并决定区党委、军区司令部、财政金融部门的主要领导,由太行区调配;行署主要领导由太岳区调配。两区各负责三个地委、15个县委、50多个区分委班子的调配组建任务。

1949年1月,太行、太岳两区以县为单位召开干部会进行动员,很快完成了报名任务。太行区各地、县南下干部于2月25至27日在武安集中。太岳区各地、县南下干部于3月15日在长治集中,22日到达武安。两区南下干部在武安会师后,由冷楚、刘尚之、周璧、刘裕民、叶松、陶国清、侯振亚七人组成南下区党委,冷楚、刘尚之、周璧为常委。具体分工:区党委书记冷楚(太行)、组织部长刘尚之(太岳)、宣传部长周璧(太行)、社会部长叶松(太行)、人民武装部副部长王禹(太行)、副秘书长毕际昌(太行);南下行署主任刘裕民(太岳)、秘书长王利宾(太岳)、民政处长赵源(太岳)、教育处长张雄飞(太岳)、财政处长杨文蔚(太行)、工商处副处长陈学文(太行)、税务局长马之明(太行)、银行副经理冯天顷(太行);南下军区司令员陶国清(太行)、政委冷楚(兼)、政治部主任雷绍典(太岳)、组织部长李力(太岳)、宣传部长张立(太岳)、保卫部副部长金树鼎(太岳)。两区各地委、专署、军分区调来的干部编为6个地委、专署、军分区等班子;县区调来的编为30个县委、县政府、群团班子和105区分委、区政府、群体班子。区党委对外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6个地委专署班子编6个大队,专员任大队长,地委书记任政委;30个县委编为30个中队,县长任中队长,县委书记任教导员;105个区编为105个小队,区长任小队长,区委书记任指导员。

长江支队在武安组建起来后,3月29日至30日分别召开了县委委员以上领导干部会和全体南下干部大会,由南下区党委书记冷楚传达了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精神,讲了当前的形势。他说:我们这次南下,接管新区,党的工作重心是由乡村转向城市,是战略性的转变。今后必须做好城市领导乡村的工作。他还讲:夺取全国胜利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在胜利面前务必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艰苦奋斗的作风。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之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他们用糖衣炮弹向我们进攻,我们决不能在糖衣炮弹面前打败仗……

在会上织部部长刘尚之宣布了南下区党委和六个地委、专署领导干部的名单。宣传部长周璧部署了学习任务,用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要求大家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可是在集训中报露出几种反映,有个别人思想不坚定,出现开小差,有的人怕到新区工作困难多,有的人担心家庭没人照顾等等。针对这些问题,支队指示各大队、中队要进一步加强思想教育工作,通过认真学习文件,受到了良好效果。使许多同志的政治觉悟进一步提高,感到南下光荣!支队还组织大家看《闯王进京》、《血泪仇》、《木兰从军》等戏,使大家更感到南下责任重大。通过一个月的政治、军事学习,四千余名南下干部坚定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

4月21日,中共中央在北平召开第一次会议,朱德、聂荣臻、薄一波、刘澜涛;华东局饶漱石、太行区党委书记陶鲁笳、太岳区党委书记顾大川、中原局负责人都参加了。冷楚、周璧同志去参加了这次会,听了有关国际国内形势报告。在讨论中,中原局要求这批干部到中原局去工作。饶漱石要求这批干部去华东,他们亲自找冷楚、周璧商谈此事。冷楚、周璧回答,一切听从党中央分配。

4月14日,华北局薄一波通知,毛主席、朱总司令要接见冷楚、周璧、陶鲁笳三位同志。他三人于4月15日,到毛主席的住处——香山。毛主席亲切地问了他们各人的情况,便说:“我们的经济政策可概括为一句话,叫‘四面八方’。什么叫‘四面八方’呢?‘四面’即:公私、劳资、城乡、内外。其中每一方面都包括两方,所以合起来就是‘四面八方’。我们的经济政策就是处理好‘四面八方’的关系。实行公私兼顾,劳资两利,城乡互助,内外交流的政策”。毛主席、朱总司令在百忙中安排接见,这对长江支队领导和全体南下干部,是极大的鞭策和鼓励。


听从命令  随军出征南下

毛主席、朱总司令于4月21日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长江支队即时把命令发到各大队、中队中。4月24日开始出发,冷楚、李伟、王竟成等人打前站,乘中型吉普车先行一步,负责做联络工作,先去到开封。另一部分由杨文蔚、赵源、马鸣琴、常廷襄等同志负责后勤,安排每天全支队人马的行程路线和粮秣供给等。

在行军中,沿着平汉线南下,到达河南省北部平原时,恰巧和第四野战军在行程中相遇,长江支队宣传员喊出:“欢迎四野同志唱歌好不好? 就这样一路上几天同行,你拉我唱,歌声四起,都忘记了长途跋涉的疲劳。在途中每天都传来胜利消息,如“解放南京”、“解放太原”等,大大鼓舞着大家行军的信心。打前站的冷楚等同志到开封后,长江支队人马还在新乡,距老田庵车站有一百三十里。他为了让同志们赶乘火车,命令各大队,三时起床,四时吃饭,下午准时赶到黄河北站。全部人马按时间到达老田庵车站时,火车还未到站,大家就地休息。天黑时火车进站了,按中队上了火车。开车后,都清点人数,二大队直属中队发现李万傲同志没有上车,不知何故。他当时睡着了,没有听到集合声,等醒来后,火车已开走了。他就一路扒车,直追到南京,才赶来归队。这充分说明李万傲同志觉悟之高,是一名名副其实的好干部。

长江支队全部人马到了南京后,大家的心情特别好,自豪地感到“打到南京去”的目标亲眼看到了。国民党统治22年的首都,终于被人民解放军解放了,真是“百万雄师过大江,天翻地覆慨而慷”。当时,蒋介石被赶出南京去,不甘心失败,于5月14日早晨,派飞机来轰炸长江支队五大队。有一位同志被炸塌房子埋在瓦片中,经抢救及时,幸免一难。有三位解放军同志当场牺牲,这充分证明“解放全中国”的任务还未完成。南京军管会于15日通知长江支队,搬到九草山原国民党空军司令部。支队为了防空,规定了三条:一、白天在郊外防空、学习,夜间少数人不准外出活动;二、按小队进行个人总结,检查行军中的纪律;三、有计划分批组织参观南京的名胜古迹。大家先后参观了中山陵、明孝陵、玄武湖、天文台、总统府、行政院后,看到“八一”军旗高高插在国民党总统府门楼上飘扬,蒋介石的像框甩在地上被万人踩踏,这正是国民党南京政府覆没的情景。

1949年5月23日,传来了毛泽东主席给各野战军的部署电报:三野十兵团“你们迅速准备,提早入闽,争取6、7两月间占领福州、泉州、漳州及其他要点,并准备相机夺取厦门。入闽部队待上海解决即可出动。”并命令;二野应准备于两个月后,以主力或以全军向西南进军……。二野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与太行、太岳人民出生入死,战斗在一起结下了友情,大家都愿跟随二野西进。不久,华东局通知,长江支队继续前进到苏州城外待命。南下区党委书记冷楚同志因病留在南京住院养病,张桂如同志留下照顾,随时与支队联系。


苏州待命   服从中央派遣

1949年5月23日,长江支队从南京乘火车出发,24日抵达苏州待命。7月13日我军进攻福建,长江支队在苏州停留一个多月,组织学习、进行休整,准备接管新区。

我军渡江后,二野控制浙赣铁路线,配合三野作战,而后进军西南;三野控制京沪铁路,攻占上海,解放京沪杭地区;四野进攻武汉,直下中南。由于中央领导指挥正确,三野于5月27日解放我国最大城市上海。这时,张鼎丞向邓小平同志提出,福建缺少干部,要求长江支队四千多名干部调给福建。小平同志很快就答应了,他说:“可以,西南需要的干部我们再另想办法。”因此,华东局告知长江支队要继续南下到福建。6月初,华东局组织部副部长温仰春来苏州了解长江支队,南下区党委组织部部长刘尚之详细汇报了长江支队干部的情况。温副部长传达了华东局四条指示:一、长江支队七月随十兵团进军福建;二、因接管福建干部不够用,从华东再抽调一批干部随长江支队同进福建;三、原长江支队调给华野后勤支前的六大队,回长江支队,随支队南下福建;四、从长江支队抽调一批县主要干部去上海,再招收一批革命知识青年组成南下服务团,随军南下福建。同时还透露了张鼎丞同志要去福建任省委书记的消息。6月12日,华东局组织部长张鼎丞来到苏州,给长江支队作了《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并说他要和大家一起到福建去工作,还介绍了福建的情况。福建是“红旗”不倒的老苏区,群众觉悟高,欢迎大家去。报告后,长江支队领导强调:一、认真学习领会张鼎丞同志的报告;二、组织学习《将革命进行到底》和《解放全中国》两篇文章。在苏州学习待命,对4000余名南下干部来说,是最难忘的一刻,也是又一次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再教育。

“七一”前夕,各大队为了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28周年,大讲党的宗旨,以四海为家,解放劳苦大众人民,是每个人的神圣责任!还请福建地下党黄国璋同志介绍福建党组织活动的艰苦岁月,他首先表示热烈欢迎太行、太岳干部到福建来,热爱福建,建设福建。大家通过学习,相互勾通,精神饱满,更树立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在武安集训期间那种南下革命热情劲又重新出现:“接受党的考验,服从革命需要”。此时,华东局和华东军区在上海国际饭店召开军事会议,通知长江支队各大队负责同志(地委书记、专员、军分区负责人)到上海参加了军事会议,陈毅、饶漱石、谭震林、粟裕、张鼎丞等同志接见了大家。陈毅同志讲了当前的形势,粟裕同志讲了进军福建的安排,要求大家克服一切困难,继续前进,完成解放全中国的光荣任务!

7月13日,长江支队从苏州出发,随十兵团冒着炎暑向福建进军,15日到达嘉兴口坐火车(江山县贺村)。路上敌机两次空袭扫射,一次是当火车前进到浙江长安镇时,敌机空袭扫射,五大队乘坐的车厢被打穿,张振叶同志当场牺牲,有的同志负伤。火车行至杭州站时,留下牛德胜等几人专门处理后事,把伤员送杭州医院治疗。对牺牲的同志在车站举行了悼念仪式,安葬在杭州公墓,并通知原单位做好家属的安慰工作。火车行进到江山县附近时,敌机又来空袭,有了前面的教训,火车很快停下来,全部人员下火车很快进行了疏散。敌机只把江山车站周围炸了几个坑,未影响火车通行。全支队在江山贺村站下车后,徒步行走到宿营地,支队队部驻在兴塘边,有的大队驻市上村,有的驻贺村,有的驻塘坂。这一带是国民党军统特务头子戴笠、毛森的家乡,散兵多、土匪多,不定时暗中向我方人员打黑枪。为此,各大队都组织精干的武装连,负责行军中的保卫工作。

兴塘边是进入福建最后一站,张鼎丞、梁国斌等同志率领华东的一批干部在兴塘边同长江支队汇合。张鼎丞召开了地委以上领导干部会议,南下区党委组织部长刘尚之、宣传部长周璧、南下行署主任刘裕民向张鼎丞同志详细汇报了长江支队干部的情况后,张鼎丞同志传达了6月20日中共中央同意华东局的建议,以张鼎丞同志为首组成中共福建省委。省委委员为张鼎丞、曾镜冰(原地下闽浙赣省委书记)、叶飞、韦国清、方毅、梁国斌、伍洪祥、刘培善、范式人(未到)、冷楚、陈辛仁、黄国璋,张鼎丞任书记。同时,宣布了省部委领导人:曾镜冰任省委秘书长、韦国清任组织部长、陈辛仁任宣传部长、梁国斌任社会部长、方毅任财委书记、伍洪祥任青委书记。正式宣布中共福建省委组成后,宣布南下区党委的建制撤销。对南下区党委主要领导干部作了重新安排,区党委书记冷楚同志在南京养病回来后任省委组织部部长、区党委组织部部长刘尚之任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黄国璋(地下党)任组织部副部长、区党委宣传部长周璧任省委副秘书长、南下行署主任刘裕民任福建省实业厅厅长、张慧如任晋江地委书记、王禹任晋江地委民运部长。还确定了长江支队所属的六个大队入闽后接管的地区。

在江山停驻时,正是三伏天,气温高达38到39摄氏度,热的大家喘不过气来,有的同志体弱种暑了。如组织部的李柱同志体温高达四十度,不省人事,急速送进卫生所治疗。这时,省委决定:一、迅速抽调干部去上饶、江山设留守处,重病号送上饶十兵团医院医治,身体不好不能跟队伍走和怀孕的女同志送江山留守处。二、从江山线进入福建要翻越几座大山,还有一段相当艰巨的路程,为了减少暑期行军的负担,规定每人行李不超过十斤重。三、进入福建这段山路森林中,国民党潜伏下来的散兵多、藏在森林里活动,按中队选调身体强壮,有军事常识的同志组成武装连,前后保护安全行军到宿营。省委主要领导张鼎丞、方毅等人,于7月下旬先行一步,向闽北前进。当时,省委机关直属单位同六个地专及30个县的大队分别于7月28日从江山县的兴塘边出发,浩浩荡荡向福建挺进,翻过仙霞岭,一路跋山涉水,酷暑行军,不断排除土匪袭扰。经过五天的行程,于8月1日先后到达福建边界——浦城。在浦城休息了两天后,又向闽北重镇、建瓯城前进。

     

到达福建  发扬太行精神

1949年5月初,二野四兵团十五军和五兵团十七军已从江西打到闽北,先后解放了崇安、建阳、浦城、水吉、建瓯、政和、南平、顺昌、沙县、尤溪、古田等县。

省委主要领导张鼎丞、方毅、梁国斌、陈辛仁等同志先到达闽北,在建瓯分别听取了坚持地下斗争的省委书记曾镜冰及左丰美、黄展禹、王一平等同志的汇报,张鼎丞同志传达了中共中央和华东局的决定,宣布了以张鼎丞同志为首组成的福建新省委名单,同时宣布了闽浙赣省委工作结束,又确定增补左丰美同志参加省委,并报华东局备案。原长江支队第一、二大队南下干部(包括华东调来的干部),于8月5日先后陆续到达建瓯。8月11日,省委在建瓯大戏院,召开了南下干部和坚持地下斗争的干部会师大会。在会上省委书记张鼎丞讲话时,首先对坚持地下斗争的同志们艰苦奋斗几十年直到全国解放,表示十分感谢。其次,对党中央派来的4000余名南下干部表示热烈欢迎。他说,福州市很快就解放了,福州一解放,大军推进闽南,去解放泉州、漳州、厦门等城市。他鼓励大家在新省委领导下,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团结一致,建设新福建。他还要求大家首先做好接管工作,深入群众,发动群众,开展剿匪、反霸,稳定社会秩序。会后,要求闽北地区的建瓯、南平两地委、两专署立即到达自己的目的地去开展工作。省委研究决定宣布留省委、省政府机关的干部外,大部分人员分别下去做接管工作。8月11日,三野十兵团向福州守敌发起全线攻击。8月17日,福州宣告解放。省委领导和省委机关人员,于20日进入福州,省委机关在道山路的乐群中学开始办公,立即投入紧张的接管工作。这时,闽东、闽南四个地专的干部陆续到达福州。9月16日,十兵团发起漳厦战役。随着形势的进展,闽东、闽南也先后解放,闽东、闽南的四个地、专署及所属各县干部,陆续到达闽侯、福安、晋江、龙溪四个地区。各地、县干部到达后,全面进行了接管工作。

建瓯为一地委(太岳):地委书记陈贵芳(地下)、副书记郭述尧、组织部长萧文玉、宣传部长崔予庭,专员郭述尧(兼)。

建瓯地区所辖九县:建瓯县委书记孟健、县长雷宏;建阳县委书记赵毅、县长李一农;邵武县委书记南纪舜、县长郭亮如;崇安县委书记李生堂、县长李树荣;浦城县委书记刘健、县长秦尚武;松溪县委书记叶风顺(地下)、县长侯林舟;水吉县委书记池云宝(地下)、县长郭国柱;政和县委书记陈正初(地下)、县长程胜福(地下);光泽县委书记赵植民、县长李旭。

南平为二地委(太行):地委书记贾久民、副书记黄以禹(地下)、组织部长陈玉山、宣传部长刘健夫、专员侯国英。

南平地区所辖九县:南平县委书记秦定九、县长武彦荣;顺昌县委书记李森、县长杜继周;沙县县委书记郑钦礼、县长王德甫;尤溪县委书记吴炳武、县长李生旺;古田县委书记蔡竟、县长卢士辉;屏南县委书记暨文海(地下)、县长黄陆团(地下);将乐县委书记刘玉更、县长鲍志学;泰宁县委书记申步超、县长马象图;建宁县委书记江作宇(地下)、县长董德兴。

福安为三地委(太岳):地委书记王毅之、组织部长李步云、宣传部长董奥林、专员康润民。

福安地区所辖七县:福安县委书记郭林、县长杨杰;宁德县委书记杨浩林、县长黄垂明(地下);福鼎县委书记贾镛、县长邓超;霞浦县委书记王安珍、县长赵守训;寿宁县委书记郭人建、县长许威;周宁县委书记刘清源、县长刘清源(兼);柘荣县委书记李俭、县长李俭(兼)。

闽侯为四地委(太岳):地委书记郝可铭、组织部长李敏唐、宣传部长郑思远,专员陈亨源(地下)。

闽侯地区所辖八县:闽侯县委书记程少康、县长张建国;闽清县委书记袁翟、县长司守行:永泰县委书记饶云山(地下)、县长饶云山(兼);长乐县委书记郭真、县长王世清;福清县委书记高一清、县长李毅;平潭县委书记李俞平、县长宋秋成;连江县委书记王连生、县长郑德山:罗源县委书记王培祥、县长李季。

晋江为五地委(太行):地委书记张慧如、副书记常化之、组织部长智世昌、宣传部长王炎、专员郭良。

晋江地区所辖八县:晋江县委书记张格心、县长许集美(地下);南安县委书记高华杰、县长邵永仕;永春县委书记刘岗、县长张连(地下)、安溪县委书记徐中杰(华东)、县长王新整(地下);惠安县委书记尚书翰、县长朱汉膺(地下);莆田县委书记魏荫楠、县长尚炯;仙游县委书记张德祯、县长高霆;同安县委书记曹玉昆、县长吕雨人。

龙溪为六地委(太行):地委书记卢叨(地下)、副书记李伟、组织部长马兴元、宣传部长罗晶、专员丁乃光。

龙溪地区所辖十县:龙溪县委书记陈砚田、县长白佩珩;海澄县委书记蔡良承、县长郭景周;云霄县委书记郑国栋、县长石瑞;漳浦县委书记吴越飞、县长柯永麟(地下);诏安县委书记武克、县长张振福(地下);长泰县委书记董清晨、县长籍文彦;东山县委书记郭丹、县长张书田;南靖县委书记王杰、县长陈清定(地下);平和县委书记陈天才(地下)、县长陈天才(兼);华安县委书记平浪、县长平浪(兼)。

8月25日,福建省人民政府和福建军区同时在福州成立。张鼎丞任省政府主席,叶飞、方毅任副主席。十兵团兼福建军区司令员叶飞、政委张鼎丞、副政委韦国清。中共福建省委机关报《福建日报》25日正式创刊,社长杨西光、副社长兼总编辑何若人。接着,团省委、省农委、省总工会筹委会相继成立。各地委、专署、军分区和县委、县政府、县大队、县农会以及区委、区公所、区武装部、区农会等党、政、军、群体组织相继建立,开展工作。

至此,太行、太岳4000名健儿,途经山西、河北、河南、安徽、江苏、浙江、江西、福建八省,行程2000多公里,长途跋涉,跨越千山万水,终于完成了南下福建的接管工作。在省委领导下,共同开展征粮、征款、支前、剿匪、反霸、减租减息、土改、镇反、三反、五反以及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各项工作。在复杂的环境下,光泽的刘斌,邵武的张清和,建瓯的常全,南平的李双喜,古田的关麒麟、孟连珠、刘学孔、赵克俊,宁德的吕学政,寿宁的李鸿儒,闽清的席长茂、徐英贤、郭怀忠、崔金萍、朱石山,南安的宋毅、石天宝、胡绪和、靳三庆,海澄的马玉俊,尤溪的刘芳彦、王风善,华安的、常五元,长泰的侯虎江,南靖的王世禄、李羲之,平和的王锦、原允瑞、马万银,漳浦的田启、岳风朝,仙游的姚德强,霞浦的张惠民以及栗来贵、张振业等同志,在剿匪、反霸中壮烈牺牲,他们把宝贵生命献给人民,永世长存!

南下干部听党话,跟党走,与党心连心。把太行精神带到福建,建设福建,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

南下干部同福建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努力工作,为革命事业做出了贡献。

南下干部在中共福建省委领导下,忠心耿耿.不为名,不为利,把福建当家乡,把自己当黄牛,不等扬鞭自奋蹄。

总之,南下干部当之无愧?昔日如青竹,今日像松柏,年事已高,有的离休在家安享天年,有的离开人世,留下青史。他(她)们在福建工作期间,与福建人民建立了血肉关系,鱼水之亲,如同一家人,无愧于党,无愧于人民,成为史章,成为丰碑!

                                                                                     (责任编辑:韩玉芳)